天下龙泉与全球化密码

  • 圈粉25万后全新一代名爵ZS上市,这次的卖点不只是发动机?
  • 2019-10-29 11:05:18
  • 穿越地球如若无物,科学家测出中微子质量,揭开其随意穿越之秘
  • 2019-10-23 11:05:33
  • 一体化要实现新突破
  • 2019-10-24 09:58:06
  • 雄安早知道(2019年10月17日)
  • 2019-11-01 18:46:56
  • 成渝铁路建成通车丨70年70个第一
  • 2019-11-10 16:18:34
2019-11-20 15:24:09

展览:世界龙泉——龙泉青瓷与全球化

延期:2019年7月16日至10月20日

地点:故宫博物院监狱宫和任静宫

“天下龙泉”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想起屠龙道和倚天剑的武林传说。它应该在陶瓷领域适应如下:陶瓷至上,景德镇青花瓷,和世界各地的瓷器是相似的。如果龙泉不出来,谁来和它竞争?青花瓷一度称霸世界,但在此之前,有退休到临泉的老龙泉青瓷。“世界青花”和“浓墨重彩变淡”的故事在国内外广为流传,不需要详细讨论。“世界龙泉”的传说由来已久,但可以从收藏了所有龙泉青瓷名作的故宫博物院听到。

元代龙泉绿色琉璃葫芦瓶

南宋龙泉青瓷帽碗

明代龙泉窑雕花折边板

龙泉窑绿色釉刻“沙阿巴斯”铭文凤味尊

伊朗模仿龙泉绿釉来描绘花卉

摄影/丁于

从宋到明:龙泉青瓷的“三高”时代

青瓷是中国瓷器生产的开端。从夏商时期的原始青瓷开始,它统治了中国陶瓷工业3000年。与此同时,虽然白瓷从北朝末期兴起,但直到15世纪左右它才动摇青瓷的地位。唐代陶瓷通史中“南蓝北白”图案的表达来源于陆羽对《茶经》中越窑瓷器和兴窑瓷器的评价。更不用说在陆羽的评价体系中,像冰和玉青瓷这样的银白色瓷器较少,但他挑选的六个窑中,有五个是青瓷窑,这说明了当时这两种瓷器的规模和影响。宋元时期,虽然瓷器行业蓬勃发展,但前五大名窑中有四大是青瓷窑,足以反映青瓷的领先地位。在过去的3000年中,青瓷的强势地位的实现在于青瓷生产的不断进步,而长期的历史积累自然使人们期待更好的产品。攀登青瓷生产高峰,完成青瓷的最终辉煌使命,最终落在龙泉青瓷身上。

龙泉青瓷的生产始于北宋。然而,北宋的龙泉窑只是青瓷“大爷”越窑后面的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北宋的越窑被称为“大爷”,因为它是青瓷生产中最早、最著名、质量最高的窑。然而,到了北宋,虽然它的残余势力仍然存在,考古成果却显示出衰落。尽管如此,其地域影响依然存在,浙江仍有许多窑以仿越窑为己任。龙泉窑就是其中之一。当时龙泉窑青瓷更喜欢“淡妆”——明亮的釉色似乎是为了“水灵”,瓷体上装饰的小心思应该清晰地展现出来。

两宋之间的政局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也导致了河南和浙江陶瓷工业格局的变化。在这种变化中,龙泉青瓷达到了它的第一个高峰——生产质量的最高峰。这一高峰的出现与当前形势下各种陶瓷技术的碰撞密切相关。当宋高宗的赵构很匆忙的时候,他没有在祠堂里搬运沉重的礼器。但是即使他们逃到了南方,这个国家每年应该举行的仪式活动仍然会进行。匆忙建立的小法庭无法收集制作礼器所必需的铜材料,所以它不得不在礼器书中找到另一种方法——用“陶器和木制品”来代替。因此,陶瓷礼器的制作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谁将制作陶瓷礼器?北方汝州有难民,南方岳州有破败的窑。北宋贡窑汝窑工匠与浙江原始制瓷传统相结合,孕育了南宋新的官窑。南宋官窑成为当时许多窑的目标。技术传统的碰撞和结合导致了政府规划的仿古陶瓷礼器和青瓷的意外高峰。

在变革和一体化的背景下,龙泉窑工人开始脱颖而出,生产青瓷的质量。在生产技术和设备类型上,有迹象表明它与南宋官窑相通,但它生产的产品风格独特,独具特色。南宋龙泉窑青瓷最突出的特点是釉薄,珐琅稍显浑浊。它的釉色有梅绿、粉绿或豆绿,每种都有纹理。以前的诗反复吟唱秘密彩瓷,说“挖出明月染泉水,轻轻旋转薄冰填满绿云”。至于南宋的龙泉青瓷,这是真的。与后来的元明相比,它的整体设计更小,但更优雅。在以纯釉色为主的宋代美学下,龙泉青瓷清澈如水的珐琅独具特色。南宋宫廷以龙泉青瓷为宫廷日常生活服务,尽管它以官窑器具为祖先服务。目前龙泉窑出土的青瓷数量最多的是南宋宫廷遗址,这表明皇室对龙泉青瓷的肯定。然而,从历代龙泉青瓷产品的考古发现来看,学术界普遍认为南宋龙泉青瓷是生产质量最高的。鉴于龙泉青瓷在整个青瓷史上的地位,称南宋龙泉青瓷为中国青瓷生产的最高质量也是合理的——实现冰状玉质极致效果产品的大规模生产达不到越窑秘色瓷和汝窑、官窑的预示所设定的基准。

高峰期的产品自然会吸引市场追逐,市场需求自然会带动生产。这一系列连锁效应的发生只是需要时间。因此,在南宋质量达到顶峰后,龙泉青瓷迎来了元代的第二个高峰——生产规模的顶峰。平心而论,到元代中期,龙泉青瓷的质量略有下降。与南宋龙泉青瓷相比,南宋龙泉青瓷也是真实的、虚幻的,没有被冰玉所区分,元代龙泉青瓷虽然有很多优秀作品,但大多稍显呆板。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可能与龙泉青瓷迎合不断扩大的市场有关。中东这一重要市场对大型器具的需求刺激了元代龙泉窑大型瓷器的生产。生产大体积瓷器的原始技术难度高于普通产品,体积的变化本身削弱了原始瓷器的效果。也许是对产品和市场的适应以及对利润的追求。与南宋相比,龙泉青瓷的釉面此时发生了一些变化。釉层薄而厚,略显复杂。这时,龙泉窑的数量急剧增加,到处都是小山和森林。窑火一度相应地很高。

当人们的影响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有可能到达天堂。虽然龙泉窑早在宋代就进入宫廷,但它确实被指定为向皇室提供瓷器的官方窑,但它是在明朝。由于龙泉窑与宫廷前所未有的密切联系,学者们普遍认为龙泉窑在明初达到了第三个高峰——生产状态的顶峰。文献中明确记载,自明太祖洪武时期起,龙泉窑就承担了为宫廷制作瓷器的任务。与元代相比,明代龙泉窑的风格又发生了变化,釉色比以前略暗,窑的整体造型更加真诚。至于这种瓷器的质量,只有用户才能感觉到。从子孙后代的角度来看,从龙泉窑的历史来看,虽然朱氏家族把龙泉窑提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但它看起来没有老赵家族幸运。

从宋代到明代,龙泉窑“三高”的变化反映了其时间表上的许多变化。龙泉窑展览,命名为“敢”和“世界”,当然不仅是因为它在垂直线索上的频繁高峰,也因为它在水平空间上的前所未有的影响。

世界回到了它的中心——它一直被模仿。

在国际上,龙泉青瓷似乎没有青花瓷出名。这主要是因为,在龙泉青瓷风靡全球的时代,如今以世界历史闻名的欧洲人仍然是世界舞台上可怜的配角。中东的价格上涨。南非好望角的暴风雨真的有点猛烈,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没有碰到瓷砖的边缘。因此,长期以来,他们对龙泉青瓷的理解远不如冉冉升起的明星青花瓷深刻。然而,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龙泉青瓷在达伽马绕过好望角之前是世界领先的亚非陶瓷贸易。

中国陶瓷的出口在9-10世纪(即晚唐五代)达到高潮,当时贸易范围已经覆盖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沿岸。当时,浙江粤窑青瓷曾在湖南长沙窑、广东青瓷和北方白瓷的竞争中略占优势,但总的来说,这是一种均势格局。此后,直到12世纪下半叶,中国瓷器的出口一直很平静。当时,处于和平角落的南宋迫于经济压力而鼓励海外贸易。龙泉青瓷,利用其质量和窑址位置,兴起并振兴了以前的陶瓷贸易市场。

至于元朝,随着蒙元帝国的政治、军事和商业扩张,龙泉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根据考古发现,它不仅在全国几乎所有省份都有发现,而且一度主导了海外贸易。龙泉青瓷不仅再次覆盖从朝鲜半岛和日本到东南亚、中东和东非的市场,而且在中国瓷器市场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可谓史无前例。如此广阔的市场有内部细分。龙泉青瓷如此优雅,不是每个人都能品尝到。在东非、中东等偏远市场和消费能力较强的市场,正宗浙江龙泉青瓷更受欢迎。例如,伊朗国家博物馆当年进口了许多龙泉青瓷。东南亚、东亚等地的低端市场和低端市场更受欢迎,从世界各地购买仿烧仿龙泉青瓷。龙泉窑仿青瓷烧制是一个有趣的信号。这意味着龙泉窑的商品不仅征服了沿海市场的餐桌,影响了消费者的生活,而且代表中国传统绅士玉色的龙泉青瓷也进入了不同文化群体的心中。

附近,龙泉窑始于中国福建青瓷窑。如果把福建青瓷和真正的龙泉放在一起,“真实性”一目了然。然而,从福建青瓷的广泛分布来看,其影响力从未丧失。尤其是在东南亚等地,福建青瓷非常受欢迎,其市场份额甚至超过正品——这一定惹恼了当时龙泉青瓷的经销商。然而,福建窑工并不是唯一看到市场商机的人。东南亚和东亚的许多窑都不同程度地模仿和借用了龙泉青瓷。然而,太平洋沿岸的所有地区都是中国陶瓷工业的传统辐射区,仿制中国陶瓷似乎有着悠久的传统。真正令人惊讶的是波斯-伊斯兰陶瓷体系对龙泉青瓷的模仿。波斯-伊斯兰陶瓷体系是与东亚陶瓷并行发展的陶瓷体系。它最初有自己的发展传统,其产品往往“穿着漂亮”。它的特点与东亚有很大不同。但龙泉一问世,伊斯兰釉陶就“走调”,突然开始追随龙泉青瓷的含蓄美,因此有必要跟上青瓷的潮流。从伊斯兰釉陶的仿制品来看,中东的工匠确实做出了一些努力。颜色形式很相似,但釉的光泽很难赶上。然而,这种“苦心经营”的努力向我们展示了龙泉青瓷受到的衷心青睐。

关于倚天剑和屠龙刀的谣言,不仅说的是表面的锋利,还说的是隐藏其中的战争秘密。龙泉瓷和青花瓷的故事不仅是关于小瓷片的漂流,也是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商品、技术和审美的交流与交换,以及政治、军事和经济力量的合作与斗争。在西方人到来之前,龙泉青瓷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十分猖獗。它不仅讲述了被中国历史忽略的商业骄傲和海洋发展的故事,而且隐喻性地代表了我们今天观看世界历史的另一个视角。(丁于)

极速牛牛app 秒速赛车下注 彩客网